净利增速业内倒数第一 天风证券受累股票质押之谜

  上半年,A股上市券商全体净利润同比大增约59%,但同期天风证券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1.6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7.50%。不只如此,公司还因股票质押,触及相关的诉讼金额算计达到11.7亿元

  跟着2019年半年报的发表结束,天风证券又拿到了一项“纪录”——上市券商净利润增幅倒数榜首。

  据2019年半年报,天风证券经营收入约为18亿元,同比增长了34.55%。但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1.6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7.50%。

  作为对比,2019年半年,A股上市券商全体净利润同比添加了大约59%,其间共有12家券商净利润同比增幅超过了100%。

  其实,就在大约一年前的2018年10月19日,天风证券没有登录A股商场就创下了一项纪录:上市前发行价仅为1.79元/股,不只创下了券商发行价最低纪录,并且大大低于其时每股2.4477元的净资产,可谓是稀有的“破净发行”。这以后,不算上市首日,天风证券又上演了“11连板”的好戏,连续出现11个涨停板,这在其时低迷的商场中,体现较为注目。

  那么,素有业界“黑马”之称的天风证券,这次为什么又是如此特别呢?

  “股票质押”致净利削减上亿

  就在半年报发布的同时,天风证券还发布了一份《关于计提资产减值预备的布告》(下称《布告》)。

  天风证券在布告中称,公司2019 年 1-6 月计提各项资产减值预备算计15518.98 万元,(并由此)削减公司 2019 年 1至6 月净利润为11639.23万元。

  换句话说,假如没有该笔资产减值预备,天风证券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约为2.84亿元,比去年同期添加约22%。

  依据《布告》,这项资产减值预备包括“融出资金”、“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应收款项”和“其他”四项明细内容。其间计提“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达13267.42 万元,《布告》中解说称,“其间:对合同还款日逾期或客户保持担保份额低于130%或未正常付息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事务进行减值测试,经测算,依照账面价值和估计可收回金额之间的差额计提减值预备13268.69万元。”

  也就是说,这笔总计高达近1.6亿元的资产减值预备中的约1.3亿元触及了券商现在最具危险的一块事务——股票质押。

  潜在危险还有多大

  那么,天风证券的股票质押事务危险终究触及了哪些股票呢?

  早在今年2月20日,天风证券曾发布了一份布告。在布告中,天风证券将其一年内的8申述讼案件进行了统计,这其间有4申述讼都与股票质押违约有关。

  依据该布告,榜首申述讼触及之前爆雷的北讯集团(现为ST北讯),2017年9月天风证券与龙跃实业签定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事务协议》。龙跃实业将其持有的4445万余股北讯集团向天风证券供给场内质押担保,并获得4亿元融资款。2017年12月29日,龙跃实业提早归还部分本金1000万元。

  但因之后北讯集团的股价继续下跌,先后跌破追保线和平仓线。截至2018年9月11日,融资人仍未实行补充担保的义务,已构成违约,违约触及金额约3.97亿元。

  第二笔诉讼为告贷合同纠纷,天风证券向方锦程追讨约2.77亿元。2017年2月,天风证券与方锦程签定《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事务协议》,方锦程质押其持有的约3000万股方盛制药无限售流通股,向天风证券融资2.88亿元。

  2018年9月14日,双方签定协议承认剩下融资本金为2.42亿元,剩下质押股数约3100万股。同日,刘可武签署合同承诺承当连带责任。

  这以后,因为股票继续下跌,方锦程未按约好采取相应履约办法,刘可武未按约好处理股权质押挂号,上述事实已形成违约,天风证券诉讼请求被告归还约2.77亿元。

  后两申述讼都触及到银亿股份(现为ST银亿),其间第三申述讼是,孔永林在2017年分3次以其持有的约7256万股银亿股份向天风证券供给场内质押担保,天风证券向其供给了4亿元融资款。但截至2018年8月23日,融资人没有归还本金及相应利息算计人民币 3.45亿元,质押股票数量算计约7179万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