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什么时候形成: 资产重组两番变卦 多次“鸽”了问询函 *ST瑞德遭到纪律处分

  两年前,*ST瑞德(600666.SH)一桩重组方案历经先终止、又不终止、最后又终止等多次反复,致使公司股票长达10个月的停牌。在上交所针对该重组下发问询函后,公司多次未在规定时间内回复;经监管约谈、监管工作函要求、电话沟通等督促后,仍长期拖延回复。

  拒不配合监管要求

  公告称,公司最终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原因之一,是控股股东左洪波、褚淑霞因债务纠纷,导致其所持公司全部股票被法院冻结。这与此前的公告说法不一致,彼时公司在披露控股股东股份冻结事项时称,未对公司的运行、经营管理造成实质性影响。

  在*ST瑞德宣布重启资产重组、并披露重组预案后,2017年12月5日,公司收到上交所对预案的问询函,要求公司在2017年12月13日前回复。经过3次延期,和上交所的多次督促,*ST瑞德直至2017年12月30日才披露问询函回复公告。

  公司股票停牌届满5个月后,*ST瑞德再次公告称,大股东在本次重组前,拟向标的公司原股东购买一部分标的公司股权。由于标的公司股权交割流程未完成办理,公司无法披露重组预案,决定终止本次重组。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ST瑞德证券事务部,相关工作人员否定了重组只是为了保持停牌状态的推测,并称重组事宜已在公告中明确披露,但未就重组方案反复变化和不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进一步作出解释。

  反复变更的资产重组

  事情在当年11月峰回路转。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已就本次重组与交易对方签署相关协议,并对外披露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交易所规范停牌规则后,*ST瑞德的违规方式在资本市场很少见。根据证监会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被公开谴责,意味着12个月内再融资和重组受限。

  资产重组始于*ST瑞德2017年6月9日的公告。内称,公司接到实控人、控股股东、董事长左洪波通知,拟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股票自当年6月12日起停牌。在此后的公告中,公司进一步披露资产重组拟购买的标的资产为合肥瑞成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合肥瑞成”)100%股权,主要经营资产为位于荷兰的Ampleon公司。

  上述提到,*ST瑞德实控人左洪波控制的杭州睿岳,应于2018年4月10日前按约定支付股权转让款,但截至重组终止时仍未支付,导致重组不具备继续推进的条件。但公司未及时披露杭州睿岳无法按期支付股权转让款的重组进展,也未充分揭示前述事项可能导致重组终止的风险。

  8月22日,*ST瑞德公告披露了上交所对上述违规的纪律处分。上交所对*ST瑞德两名实控人、两名股东,两名时任董秘予以公开谴责,并公开认定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左洪波10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对时任财务总监、董事及3名独董予以通报批评。

  次年1月3日,*ST瑞德收到上交所关于重组预案的二次问询函。问询函要求公司于2018年1月9日前回复并披露,但公司再次未按要求时间进行回复。

  此后,上交所多次督促公司及相关方也未起效。当年4月19日,上交所对其下发监管函,要求审慎评估重组推进的可行性,并于4月20日前披露重组事项进展、可行性和全体董监高意见。公司未严格落实该监管函要求,直至重组最终终止也没回复二次问询函。

  又5个月过去之后,*ST瑞德于2018年4月28日公告称,前次交易中,左洪波控制的杭州睿岳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睿岳”),已向合肥瑞成原股东支付总额为11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及延迟付款违约金,但未能按约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导致标的股权交割流程未完成办理,重组无法按期推进。同时,控股股东左洪波、褚淑霞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能否解除冻结及解除冻结的时间尚存不确定性。因此,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此时公司股票停牌已届满10个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