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配资列入刑法:公司现在是青海省国资委办理的省属大型上市国有企业

  *ST盐湖8月16日晚间布告,公司收到债权人格尔木泰山实业有限公司(简称“泰山实业”)的《重整申请通知书》。泰山实业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款,并且显着缺少清偿才能为由,向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该申请能否被法院受理,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具有严峻不确定性。

  “这么好的公司,这两年成果接连巨亏,竟然走到了退市边际。”一位长期盯梢*ST盐湖资深出资人士对记者表明他的“痛心”之情。“绝无仅有的中心资源优势,巨大的国内产品刚性需求,如此好的基本面,在国内的上市公司里并不多见。”该人士表明。

  若用现在流行的比喻,*ST盐湖就是一家仅靠颜值就可以睥睨众生的上市公司。

  为了减亏,2019年初公司便开始在青海省产权交易商场多次挂牌出售公司具有的车辆,从5月份开始,*ST盐湖还频繁挂牌出售子公司旗下具有的诸多房产项目。7月26日,盐湖新域还将坐落湟中县的一宗工业用地和西宁市的一宗仓储用地挂牌转让,挂牌底价分别为3.5亿元和3亿元。

  但由于种种原因,前述两项目迟迟无法满产,导致财务费用和财物减值计提急剧腐蚀公司赢利。2017年公司亏本41.59亿元,2018年亏本34.47亿元,并由于接连两年亏本被“披星戴帽”。到2018年底,*ST盐湖的有息负债余额高达417.46亿元,占其负债总额的74.27%,这也导致*ST盐湖2018年的财务费用同比添加54.82%,到达20.42亿元。2019年一季报显现,公司的财物负债率为74.83%,其流动财物和流动负债分别为114.19亿元和316.64亿元。

  *ST盐湖的方针不仅限于钾肥,公司近年来确立了“走出钾、抓住镁、开展锂、整合碱、优化氯”的战略布局,打造生态“镁锂钾园”(美丽家园谐音)。前述这些产业项目完全投产运营后,公司将构成“与光伏光热风电新动力交融开展、与天然气、煤炭碳一化工耦合开展”的经典循环经济模式。

  通过上述努力之后,公司比较上年同期减亏,但现在的运营窘境仍未得到根本性改变。公司表明,2019年1-6月,公司氯化钾产品销量及价格较上一年同期都有所添加。其间,氯化钾出售229.99万吨,较上年同期添加10.45万吨,平均出价格格较上一年同期添加约185元/吨。但由于公司归纳利用一、二期项目、盐湖海纳PVC一体化项目、金属镁一体化项目连累,公司半年度成果仍处于亏本状态,预计上半年亏本额为4.2亿元-5.5亿元。

  *ST盐湖此前曾表明,其在2019年实现扭亏的办法包含剥离非主业财物,提高钾肥、锂业的产量和质量,加快实现镁业的达产合格等。

  布告显现,发作破产重整申请的“导火索”是*ST盐湖与泰山实业一笔439万元的欠款。经多次催收至最晚还款日,*ST盐湖仍未付款。2019年8月1日,申请人收到公司《复函》,公司承认所负欠款与金额全部属实,但由于公司现在面对必定的运营困难,资金短缺,无力支付上述到期债款。到现在,公司仍未向申请人清偿前述债款,由此引发了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将*ST盐湖破产清算。

  接近公司的人士指出,关于公司来说,走上重整之路也是最终的出路和期望,重整也能更好地使企业甩掉包袱,轻装上阵。

  两大项目连累成果

  记者曾实地看望过*ST盐湖的钾肥出产工序,一望无际的察尔汗盐湖上,数艘采盐船在湖面上平稳行驶,从地下30米-40米抽出原卤后进入钠盐池,钠盐析出后,卤水进入钾盐池,钾盐析出后通过一系列提纯去杂质的工艺烘干后,通过传动带滚动运输,雪白的氯化钾就可以装袋出厂了,整个工艺流程并不杂乱。

  *ST盐湖董事会秘书李舜独家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明,关于债权人提出的公司破产重整申请,公司现在还在等待法院的裁决,假如可以进入重整程序,将有办理人出具重整方案。李舜同时表明,公司现在化工项目压力很大,主要是化工项目原材料价格上涨和产能一向未合格,化工项目现在继续亏本。今年以来钾肥价格走势较好,公司下半年将通过钾肥增产来改进上市公司的成果状况。

  有化工行业人士对记者表明,*ST盐湖开展化工项目和金属镁一体化项目整体思路是正确的,但在时机选择、融资方式以及项目施行方面,现在看来需求反思。“首先,从一个单纯的钾肥制作企业转型到高温高压化工出产企业,对企业的日常办理尤其是安全出产方面是一个巨大的应战。企业是否在项目施行之前就现已具备了相应的人才和项目办理经验储备?其次,金属镁前景看好,但现在下流使用仍不成熟,金属镁制作行业还面对着产能过剩压力。最终,数百亿项目出资,其间的财务压力、产品的商场前景是否在施行前有充沛的证明和考虑?”该人士对记者表明。

  公司于1997年8月登陆深交所主板商场,上市以来凭仗主要产品钾肥接连20年保持成果添加态势。资源禀赋和战略地位兼具,盐湖股份上市以来一向是资本商场重视的超级明星白马股。出售毛利率多年维持在40%以上,最高曾触及77%,公司ROE一度接近50%。社保基金、QFII、基金都是公司十大流通股名单上的常客。

  盐湖股份的前史最早可追溯至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青海钾肥厂,这是新中国第一家钾肥出产企业,堪称共和国钾肥长子。可以扛起长子的重担,得益于公司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盐湖股份的钾肥出产主要依托察尔汗盐湖的钾盐资源,其间氯化钾探明储量达5.4亿吨,占全国已探明资源储量的50%以上。

  *ST盐湖表明,重整程序以挽救债款人企业、保留债款人法人主体资格和康复继续盈利才能为方针。假如法院正式受理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司将依法合作法院及办理人开展相关重整作业,并依法实行债款人的法定责任。假如公司顺利施行重整并履行完毕重整方案,将有利于优化公司财物负债结构,提高公司的继续运营及盈利才能。若重整失利、公司宣告破产,公司股票将面对被终止上市的危险。

  “我国铝土矿很多依靠进口,从战略性金属原料供给安全的角度来看,我国亟需拓宽一种性能与之接近的金属作为铝的弥补。镁在金属特性上与铝接近,被公认为是未来金属,在汽车轻量化、电子信息设备以及航空航天方面使用十分广泛。从盐湖资源归纳利用和国家战略资源安全的角度来看,公司开展金属镁事务有必要性和便利性。”王兴富曾对记者详细叙述公司开展金属镁事务的逻辑。

  2018年,公司曾在其2018年公司董事会陈述中给出了债转股和债款重组的处理思路,但公司至今仍未给出具体的方案。2019年8月13日,在回复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出资者的相关问询时,*ST盐湖表明,公司的债转股和债款重组作业仍在推进中。据消息人士泄漏,项目规划大加之运营难度较大,金融机构态度一向很慎重,债转股事宜现在未有实质性发展。

  虽然钾肥和碳酸锂事务成果骄人,难以掩盖公司的化工项目以及金属镁一体化项目对成果的腐蚀。

  公司董事长王兴富在上一年承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明,建厂至今,盐湖股份累计出产钾肥超越4000万吨,带动我国钾肥自给率从曩昔缺乏20%提高到了60%,也成为我国每年的进口钾肥壮合同守住“价格洼地”的坚实后盾。公司钾肥事务被称为我国支农肥的“压舱石”当之无愧。

  时间所剩不多

  无力偿付439万元欠款

  其间的盐湖提锂事务现已成为公司近年来的一个亮点。公司持股24.48%的子公司蓝科锂业在引入国外先进锂吸附剂的基础上,处理了高镁锂比卤水提锂的世界性难题。记者从前调研过公司的盐湖提锂设备,巨大的提锂过滤罐体中装有锂吸附剂,卤水中的锂通过附交换法得以提取并通过一系列化学反应最终制成工业级碳酸锂。吸附交换法的最大优点是从经济和环保上都有很大的优越性,且工艺简单、回收率高、选择性好。蓝科锂业人士泄漏,公司盐湖提锂归纳成本低,与矿山提锂比较,成本优势十分杰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