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天配资最佳平台: 信托业:地产信托“刹车” 消费金融跑马圈地

  这意味着,信托公司转投政信项目,能给出高成本的政府平台有违约风险,而优质政府平台则面临融资成本下降、利润空间压缩的境地。

  “在大政方针不明确之下,目前公司是宁可不做或者少做项目,严控新项目风险,哪怕利润难看一些,先活着保证员工的基本工资和福利,奖金后续再说。”上述高管表示,即使做政信业务也需要有抵押物,“做政府平台业务不可能纯靠‘信仰’。”

  从投资领域看,基础产业、金融、工商企业三大领域的集合产品成立规模大幅攀升,房地产信托募集规模则是大幅下滑。其中,房地产类信托的募集规模9.4亿元,环比减少74.82%;金融类集合信托募集资金21.1亿元,环比增加76.2%;基础产业类集合信托募集资金25.47亿元,环比增加39.15%;工商企业类集合信托募集资金14.37亿元,环比增加82.67%。

  抢做长三角政信业务

  7月以来,房地产信托的发行与成立规模大幅下降。

  西部一信托公司副总经理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房地产信托余额管控之后,公司内部坚决不做新增地产信托,“好在地产信托业务只占信托资产的10%,影响不算很大”。

  信托发行市场也小幅下行。据用益信托不完全统计,上周共有38家信托公司发行185款集合信托产品,发行产品数量环比增加6.32%;发行规模287.77亿元,环比减少1.67%。其中,房地产类信托发行数量仅32款;发行数量居首位的是基础产业类信托,发行数量达到59款。

  根据用益信托不完全统计,上周(8月5日至11日)共有86款集合信托产品成立,环比减少18.10%;募集资金71.34亿元,环比减少17.38%。

  “从我们目前收集的数据来看,集合房地产信托发行量是下滑明显,主要是余额管控;基础产业类信托和包含消费贷、股票、债券等在内的金融类集合信托产品有所增多。”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对记者表示。

  南方一央企系信托公司财富管理部副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在房地产信托被限制后,主要发力于公司原有的优势业务,例如资产证券化(ABS)业务和私募股权平台业务,同时,利用自有资金做一些股权投资,主要投资于芯片科技类企业股权,希望以后投资的企业能够上科创板。

  上述副总经理表示,原本公司打算做一些省内地市的政信业务,但发现信托公司在今年资金宽松后的资金成本比银行高,竟被地市城投公司嫌弃,于是转向江浙沪地区做政信业务,同时继续寻找一些省内熟悉的优质工商企业如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做一些有抵押的贷款业务。

  消费金融渐成红海

  消费金融业务也是信托公司争夺的一大领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