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豪配资条款:对公司的持续经营产生积极影响

  上述公告披露后不久,深交所便火速发出关注函,要求*ST华信补充说明双方签署重组文件的可行性与合规性,补充披露拟委托表决权的份额和比例、是否实质上构成股份转让、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深交所注意到,中州炭素与*ST华信主营业务存在较大差异,要求公司列举充分的证据证明中州炭素的优势和实力,并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股票交易、抬拉股价的情形。

  回顾此前公告,*ST华信表示,与中州炭素签订的意向协议书为协议双方就公司重组事宜的初步意愿表达,若具体的重组方案能够落实并实施完成,可推动公司债务危机的解决,缓解公司经营压力,对公司的持续经营产生积极影响。不过,该公告对中州炭素背景描述甚少,仅显示中州炭素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销售石墨电极、炭块、炭糊类制品、炭电极及煅后焦、SIC脱氧剂、非标准石墨电极制品等。

  8月12日,*ST华信股价跌停收盘,报收0.74元,全日成交6663万元。至此,*ST华信已经连续16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即便接下来4个交易日全部涨停,也无法避免退市危机。因为,即便*ST华信未来4个交易日连续涨停(5%),也只能回到0.9元,将触发面值退市危机。数据显示,*ST华信今年一季度末仍有8.11万户股东,较去年底的8.03万户还略有增加。

  中州炭素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1964年,是一家专业从事炭素制品生产、研发与销售的科技型股份制企业。总投资约7亿元,现有员工460余名,其中技术与研发人员50余名。中州炭素以黑三角牌为注册商标,可生产炭素制品5万吨/年,其中超高功率石墨电极3万吨/年,细结构电极拥有国家专利,是国内唯一的进口替代产品。

  随着8月12日的跌停,*ST华信成为面值退市第三股几成定局。早前,中弘股份成为A股“面值退市”第一股,*ST雏鹰也已经因为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而自8月2日停牌,等待深交所终止其上市的决定。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截至8月12日收盘,还有*ST华业、*ST大控等个股的收盘价低于1元,另有多只股票股价位于1元至1.1元间。业内人士认为,“面值退市”已是新常态,正成为A股退市的一个新路径。

  事实上,因2017年年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ST华信去年8月已接受证监会的调查。公司管理层动荡,自去年以来,公司经理、副总经理、董事、财务负责人、独立董事等相继离职,控股股东持股也悉数冻结。

  *ST华信原先是一家成品油行业的公司,但因大股东不务正业被抽走了大量资金,2016年起从事保理业务,出现大规模应收账款逾期而业绩“爆雷”。

  庞新英还涉足了酒店行业,控制着广东维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广州景盟酒店有限公司、广州龙藏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等。庞新英此前并未参与过A股市场,她早年曾投资新三板挂牌公司巴山牧业,是原始股东之一,曾在该公司中外合资期间担任董事一职。此外,庞新英还在广东联动科技有限公司担任监事一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卓伟,被称为“中国第一狗仔”。

  8月12日中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曾致电中州炭素实际控制人庞新英。对于记者提出的问题,她仅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8月12日收盘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再次致电庞新英,询问其在*ST华信退市几成定局的情况下,是否会继续推进相关合作?庞新英又一次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现实是残酷的,*ST华信仅上演了一天的疯狂,退市几成定局。现在一大疑问是,中州炭素是否还会继续推进对*ST华信的重组?中州炭素实际控制人庞新英回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不方便接受采访,中州炭素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将依法依规进行披露。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得知,中州炭素注册资本1.04亿元,但实缴资本仅1000万元。当前,广州德原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德原创投”)、广州德信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德信创投”)合计持有中州炭素86.54%的股权。德原创投、德信创投均成立于2018年6月,此后不久的同年9月份,二者一道入主了中州炭素。也是在此时,韩健华、庞新英等人入职中州炭素,韩健华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德原创投、德信创投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均为广州龙藏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龙藏创投”),龙藏创投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庞新英。因此,穿透之后可以看到,中州炭素的实际控制人应当被认定为庞新英。

  退市难以避免

  在此之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还联系了中州炭素,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确实与*ST华信有合作,目前没有接到新的信息,建议关注上市公司方面披露的公告。针对外界对中州炭素实力方面的质疑,该工作人员回应,公司经营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将很快依据相关规定披露公司信息。

  重组会否继续推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