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证券开户好: 网信证券“自融”产品信锋26号兑付逾期 背后惊现“先锋系”影子

  网信证券披露的《网信证券信锋26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信锋26号”成立于2018年6月19日,成立规模为3000万元,存续期为1年。截至2018年12月31日,资产管理计划净值为3139.25万元,累计单位净值为1.0464元,报告期内净值增长率为4.64%。另外,“信锋26号”成立公告显示,本集合有效参与户数为21户。

  对于以“项目运作方式稳健合规”自诩的“信锋26号”,记者并没有查到相关的备案信息。记者在基金业协会网站多次查询发现,网信证券旗下带“信锋”关键字的备案产品仅有“信锋1号”和“信锋35号”,而在网信证券官网上,的确有“信锋26号”这只产品的成立公告。

  这么看来,从融资人,到担保人,再到管理人都为“先锋系”旗下公司。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通常将此类行为看作“自融”。前述上海一券商人士就告诉记者:“自融和自保行为,中介机构直接参与到信用的创设和交易当中,背离了中介机构的‘居间’角色。”

  然而,剥开层层嵌套,记者了解到,“信锋26号”资金主要用于认购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发行的信托计划,信托计划资金主要用于受让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租)持有的应收账款。也就是说,最后的融资人为中租。

  记者查看到,2018年10月22日《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实施,其中第二十六条规定: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不得将其管理的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直接或者通过投资其他资产管理计划等间接形式,为本机构、托管人及前述机构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他关联方提供或者变相提供融资。“这条规定出来之后,就是明确表示不能做自融了。”前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向记者说道。此外,也有其他律师对此作出了肯定回复。

  此外,2018年12月14日,山西证监局也对和合资管采取了责令改正的措施,经查,和合资管存在发行未办理备案手续的资产管理计划的违规行为。山西证监局要求和合资管在2019年6月底前完成全部未备案资产管理计划的清退工作。

  上海一券商人士表示,2014年8月施行的《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以及2016年7月施行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都有相关规定,私募产品必须备案。比如前者第八条就明确表示:各类私募基金募集完毕,私募基金管理人应当根据基金业协会的规定,办理基金备案手续。

  那么,中租持有的应收账款到底是什么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尽调报告揭开了其神秘面纱。该尽调报告显示,为了满足其资金筹措的需求,中租筛选了其持有的具有多年良好合作记录的优质融资租赁资产的应收账款。其中,大连海陆丰远洋渔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陆丰公司)以渔船为标的物,深圳嘉鹏再升道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鹏再升公司)以大型机械为标的物,大连圣鑫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鑫医疗公司)以医疗器械为标的物,均采用售后回租的模式,与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签署《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以合同生效为前提,中租向底层融资人放款。截至尽调报告出具日,上述3家公司需向中租支付租金共计约为5676.70万元。

  那么,“信锋26号”在运作满1年后为何不能如期兑付呢?

  多只逾期产品融资方指向中租

  不过,虽然说自融存在一定风险,但是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告诉记者,在2018年10月22日之前,监管并没有明确禁止自融,只有禁止不正当关联交易等。

  未在基金业协会查到信锋26号备案信息

  记者了解到,成立于2018年2月14日的“信锋35号”,存续期为1年,担保方为广东中汽租赁有限公司。同样,最后的融资人为中租,在今年到期后,“信锋35号”并没有如期兑付。不过后来网信证券发布声明称,“信锋35号”总金额为3010万元,存续期为1年,2019年2月14日到期。作为此资产计划管理人,网信证券在获知融资方出现逾期还款的情况后,本着对投资者负责的态度,迅速与投资者沟通并磋商解决方案。在多方努力下,于3月11日前已经将“信锋35号”全部兑付完毕。

  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据其官网介绍,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原名为中国计算机租赁有限公司,1986年成立于北京,由电子工业部计算机工业管理局和中国租赁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自2010年重组开业后,截至目前,公司注册资本为138585万元,是一家集外资、内资、国资一体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尽调报告也出示了中租与上述3家公司签订的相关合同,其中海陆丰公司剩余未付租金约为3406.12万元,嘉鹏再升公司剩余未付租金约为162.92万元,圣鑫医疗公司剩余未付租金约为2107.66万元。

  上海一券商人士告诉记者:“这实际上是自融模式,自融和自保行为,中介机构直接参与到信用的创设和交易当中,背离了中介机构的‘居间’角色。理论上讲,有导致道德风险和实际风险的可能性,比如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等。”

  网信证券刚刚被评为D类券商的余波还未散去,又有一颗重磅“炸弹”点燃。

  “我司信锋26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增信措施为融资人到期对应收账款收益权进行回购,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提供差额补足;该项目集合资管计划募集总额为应收账款总额的58.14%(按计划募资3300万计算),与目前资本市场上的应收账款融资折扣比率相符。产品到期退出方式为信托计划到期清算;产品还款来源为融资人经营性收入及应收账款收益。”网信证券尽调报告阐述道。

  基金业协会表示:“我会未出具备案函之前,资产管理合同尚未生效。和合资管在合同未生效的情况下就开始投资运作,显然严重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和自律规则。”

  此外,《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更是明确规定,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应当在资产管理计划成立之日起五个工作日内,将资产管理合同等材料报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资产管理计划完成备案前不得开展投资活动(以现金管理为目的,投资于银行活期存款等中国证监会认可的投资品种的除外)。同时,对未按照规定履行备案或者报告义务的,明确了处罚措施。

  不仅如此,记者发现,就连“信锋26号”的担保方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也为“先锋系”旗下公司。企查查显示,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股东包括大连联合控股有限公司、大连富良投资有限公司和良运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41.29%、4.44%、1.04%的股份,而这3家股东方背后均有“先锋系”的影子。另外,联合货币2018年年报中,更是指明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受张振新控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