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炒股配资交易:华新能源及公司董事长汪冀华、总经理马能财、财务负责人王琪瑞、董秘汪博勋、新环能源副总经理王革运均被处

  扣除虚增的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后,华新能源2016年和2017年实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96亿元和6.61亿元;营业利润分别为1亿和1.03亿元。

  对于新疆项目目前的完工进度具体达到何种程度,华新能源董秘汪博勋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新疆项目位于中哈边境,路途较远,这边办公室部门的人也很少去,现在也不太清楚是否是复工以及具体的完工进度。”

  处罚结果显示,华新能源及公司董事长汪冀华、总经理马能财、财务负责人王琪瑞、董秘汪博勋、新环能源副总经理王革运均被处罚,罚款金额合计64万元。

  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6月20日,华新能源发布了2018年第一次股票发行方案。公司拟募集资金不超过2.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公司贷款,以便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

  历时近一年,调查结果终于水落石出。陕西证监局于2019年7月31日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5年5月,华新能源及子公司新环能源与新疆可克达拉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可克达拉公司”)签署《霍尔果斯循环经济一体化产业园及余热综合利用项目工程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合同(EPC)》、《霍尔果斯循环经济一体化产业园及余热综合利用项目(一期)工程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合同(EPC)》(下称“新疆项目”)。该项目的合同金额合计22.72亿元。新疆项目于2015年5月开工建设。2015年12月,新疆道建能源有限公司(下称“道建公司”)成立,华新能源及新环能源与道建公司重新签订合同,新疆项目发包主体更换为道建公司。借此,道建公司成为华新能源的核心客户。华新能源2015年报显示,公司前五大客户中,道建公司一家就贡献了7.79亿元的销售额,占华新能源该年68.69%的年度销售额。

  造假路径

  据陕西证监局调查,华新能源2016年至2017年两年合计虚增营业收入8.63亿元,虚增营业利润2.64亿元。自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于2013年初正式揭牌运营以来,此次华新能源虚增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金额为最高。

  不过,一位券商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三板挂牌企业必须要具有稳定的、持续经营的能力,这对于企业能否募集到资金至关重要。”

  华新能源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公司负债总计13.38亿元。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华新能源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金额5.81亿元;长期借款中,华新能源所借兴业银行西安分行的9200万元尚未偿还,借款终止日为2020年6月20日。

  然而,2018年8月22日,华新能源收到证监会发出的编号为“陕证调查字2018013号”的调查通知书,称因华新能源涉嫌违反《证券法》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华新能源对此解释称,因审计工作时间紧张,项目地位于中哈边界,路途较远、道路施工等原因,未能及时安排会计师的实地走访、察看,导致注册会计师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值得一提的是,华新能源还多次涉嫌信息披露违规、长期延后。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在通报三板市场稽查执法情况时透露,下一步,证监会一方面将继续积极推动新三板市场监管条例出台,增加新三板市场制度供给,另一方面,将持续加大稽查执法力度,对专门领域的违法乱象集中打击,切实维护市场秩序和投资者权益。

  陕西证监局认为,华新能源股票交易规模较小,2016年年度报告至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期间未发生增发、配股等重大事项,违法行为对投资者和市场造成的危害程度较轻。

  相对于主板上市公司,新三板挂牌企业并无明确的财务指标要求,对企业盈利与否也无硬性规定。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此前,参仙源、科捷锂电、现代农装和新绿股份等几家新三板公司曝出财务造假案,最高虚增营收为7.25亿元,最高虚增利润1.29亿元,此次华新能源两年合计虚增营业收入8.63亿元,虚增营业利润2.64亿元,造假金额创出新高。

  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是上市公司常用的财务舞弊手段。陕西证监局调查发现,新疆项目2017年底因相关环境评估未批复而停工,截至调查结束日仍处于停工状态。新疆项目实际完工进度未达到98.95%,华新能源对上述项目2016、2017年完工进度及收入、成本确认存在差错,导致公司2016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6.01亿元、虚增营业利润1.84亿元,虚增金额分别占当期披露金额的50.25%、64.79%;2017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2.62亿元、虚增营业利润0.8亿元,虚增金额分别占当期披露金额的28.39%、43.72%。

  警示函还显示,华新能源临时公告披露不准确。2018年5月2日,公司因2017年年报披露问题暂停股票转让。但公司在2018年4月28日发布的相关临时公告中,将股票暂停转让原因披露为“预计应披露的重大信息在披露前已难以保密或已经泄露,或公共媒体出现与公司有关传闻,可能或已经对股票转让价格产生重大影响”,未如实说明股票被暂停转让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后果。

  历时近一年调查,新三板最大财务造假案水落石出。

  华新能源于2018年11月收到的陕西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显示,公司在披露2017年年报时未履行相关审议程序。公司在董事未签署书面确认意见、监事会亦未进行审核并提出书面审核意见的情况下,即于2018年4月26日披露了2017年年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