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什么时候不可以卖: 公车改革“收官”:中央部门公车数量砍六成 费用8年降六成

  对此,叶青认为仍有进一步压缩潜力:“退休干部的配车可以压缩”。据叶青了解,很多退休干部平时很少用车,这些配车主要还是在职人员在用。但这批公车数量很庞大,占到公车总数的1/4-1/3.

  以公车超标准配备为例,2018年6月20日,审计署审计长胡泽君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2017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时指出,仍有6家所属单位未按规定完成公车改革;10个部门和25家所属单位超标准超编制、违规或变相配备、未按规定使用公务用车等240辆;2个部门和2家所属单位无预算、超预算、超标准支出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维护费649.76万元。

  2015年1月25日,首批来自保监会、证监会、国家信访局、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和中央党史研究室等6家单位的共106辆公车被拍卖。到2017年10月,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公开数据显示,公开拍卖取消车辆2046辆,溢价率达65.15%,上交国库处置收入1.13亿元。

  作为“三公”经费中占比最大的一块,随着改革的深入,公车费用在中央部门账本中占比出现结构性变化。

  叶青:我建议下一步要取消给退休干部的公车,改为发放一定的补贴;对公务员和事业编人员也要实行同工同补,体现公正公平。此外,我还建议各省尽快出台私车公用方案,出差的费用按照公里数进行补贴;建议通过组建民营租车公司等公务用车社会化方式解决一些基层反映的公车数量不够的问题。

  从近年中纪委、审计署公布的违纪违规案例可以看出,公车私用、公车超配和“三公”经费违规等现象仍然存在。

  南都记者统计了自2010年以来中央决算报告公布的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数据。可以看到,公车费用呈现逐年降低的趋势,从最高的2010年61.69亿元到2018年的22.33亿元,这一降幅超过了60%。

  “第一批反对车改的就是我的中学同学”

  公车费用不仅是中央部门绝对数量的下降,在“三公经费”中的占比也在减小。

  随着公车改革的推进,增强公车使用的透明度也成为“硬要求”——不仅每年在预决算账本中公布“三公”费用,还要单列本部门的公车保有量和购车计划,晒出“公车家底”。

  南都记者统计发现,此轮公车改革启动后,这一占比出现了变化。《指导意见》印发当年度,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占“三公”经费的比重从前一年的61.21%直降到57.45%。之后几年的占比分别是53.62%、53.14%和55.94%,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占“三公”经费的比重一直维持在6成以下。

  仅以中央本级财政拨款支出近年来的变化为例,“公车改革”全面推开后,公车费用“瘦身”超过60%。2010年以来,公车费用逐年降低,从61.69亿元降到2018年的22.33亿元。

  南都:在此期间有退缩过吗?

  据了解,目前安徽等省份的部分地区已经开始对私车公用有明确规定。比如在安徽省铜陵市,据时任全国人大代表、安徽铜陵市委书记宋国权介绍,车改后,官员下乡调研额外有补助,鼓励私车公用,开私车调研超过15公里,半天补50块钱。

  10万余辆公车统计自80余个中央部门的2018年决算报告。最少的部门一辆都没有,最多的是税务系统,拥有31032辆。拥有公车数量最多的10个中央部门分别为:税务系统、原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气象局、海关总署、中国人民银行、教育部、交通运输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农业农村部、中国民用航空局。

  叶青:2003年5月20日,我到湖北省统计局任副局长,上班第一天司机就被我“炒”了。我说我自己会开车,也有能力买车。之后我来到局长办公室,提出让我“车改”。我当时提的方案是:自购私车,1个月500元车补,出武汉市实报实销。局长也很爽快地批了我的方案。

  财政部此前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公车费用几乎每年都占六成左右。

  “公车改革”进入收官阶段,改革过程中也出现一些新现象、暴露出一些新问题。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司长徐善长曾谈到,改革中一些基层工作人员反映“公车改革”后工作车辆不足,影响工作效率和工作积极性。

  叶青:有人说我这么多年得罪了150万的司机和150万坐专车的干部,但我很自豪通过自己努力戳中了社会痛点。有个朋友和我说,三五年之后,中国的干部都会感谢你。公车改革之后很多干部不喝酒也不坐公车,现在能多走走路,还有车补。身体一定会更加健康。

  叶青:90分。整体上我还是对车改成果很满意的。

  就此,徐善长提出: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建立公车平台,将公车从个人的“屁股”底下整合到公家的“屁股”底下,将所有公车集中于平台上统筹调配,并利用定位技术实时监督,大幅度盘活资源、提高公车使用率,并确保公车公用。

  很满意“公车改革”成果,打90分

  南都:“公车改革”进入收官阶段,如果让你给这些年的车改成果打分,你会给多少分?

  最新的进展消息来自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

  朱庆刚建议,公车监管职能部门应加快建立全方位、立体化监督机制,并通过加强数据监督网、加快建设区域性公务用车服务平台和出台严格规范的责任追究实施办法等对“车轮腐败”进行遏制。

  公车改革自1994年启动至今,经过25年的持续推进,进入“收官”阶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