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仑股票配资:而是好好做自己一个部门主管

  2015年上市后,冯鑫收拾好行李,一个人回到山西阳泉老家的房子,开始闭关。他听轻音乐,听佛乐。他喜欢打坐,爱看道德经,据说打坐还治好了他的鼻炎。这次他看的书是《尤利西斯》和《约翰·克里斯朵夫》,后一本书比较通俗,讲一个人怎么战胜自己

  冯鑫身上富有故事性,爱好摇滚,在看守所门口等窦唯,为了看世界杯,以辞职要挟雷军,获得一个月的休假。他动辄闭关,除了上市之后闭关外,他还在拒绝阿里投资的时候闭关。他是善于反思的人,他感受到了危险,但是他所做之事,又非能力所及。

  “暴风”下的冯鑫印象

  获得“核按钮”

  如果冯鑫没有走出来创业,而是好好做自己一个部门主管,他一定可以比现在过得好。他自己也反思过,更擅长做一个事业部主管。他是否会安心?他频繁更换工作,应该是不甘于为人打工,他想找到自己的事业。

  此前雷军创业小米三年,估值百亿美元,打动了冯鑫,冯鑫向雷军请教自己破绽在哪儿,雷军说他找的方向不够大,得找个人帮,对钱认识不深刻。冯鑫称这一席话让他醍醐灌顶,懂了“顺势而为”。上市后,他要“二次创业”,看起来都是听雷军话补破绽。比如找新跑道,公布“DT大文娱”战略,进军AR、VR、智能电视等多个领域。2016年3月,暴风又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定增和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交易总额约为31亿元,进军影视行业。

  赛道够大,做起来不容易,冯鑫以前都是做软件,现在要做硬件,完全不一个领域。软件轻,容易传播,硬件供应链太长,推起来不容易,现在暴风欠供应商不少债。暴风魔镜风靡一时,记者当年碰到中信资本的人,还很乐观地提到所投资者魔镜。资本当然也很聪明,中信资本明股实债,冯鑫后来为此苦恼过,冯鑫融资收购海外一家公司,也钻进空地,闹出好大个窟窿。冯鑫愿意相信人,肩负无限连带责任,把自己也无限制地牵连进去。

  商业头脑并不差

  上市4年来,暴风集团几乎每年都有新的战略,从“DT大娱乐”到“N421战略”,再到“AI+2块屏”以及最后的“All in TV”。以暴风影音为基础,冯鑫曾希望暴风集团发展成一个包含虚拟现实(暴风魔镜)、智能家庭娱乐硬件(暴风TV)、在线互动直播(暴风秀场)、影视文化(暴风影业)、体育(暴风体育)等新业务的大生态圈,还计划进入金融领域。贾跃亭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贾跃亭有什么口号儿,他就喊什么口号儿,所以市场认为暴风是小一号儿的乐视,他是小一号儿的贾跃亭,也算没有说错。但这些都是风口,市场一口口地吹出来的,好多公司也都想打通任督二脉吃遍天,只不过没有他们口号响而已。

  上市55天后,冯鑫接受一拨记者采访,抽着烟,盘着腿,露出有烟渍的牙齿。他将上市比喻为获得了“核按钮”,从股票市场融到的资本和聚集的资源成为他的“核武器”。“我觉得应该好好利用这个‘核武器’和这个时间窗口,去做更正确、更智慧的事情。”当时暴风公司内部创造出10位亿万富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冯鑫和媳妇儿每天都看看股票,算算自己身家多少。他对人说没有膨胀,不会被财富绑架,但有朋友感觉到他膨胀了。

  他迄今为止最成功的一刻,算是收购了暴风影音。2006年7月,受冯鑫所托,蔡文胜拖着一蛇皮口袋现金(1200万)直接去哈尔滨找了周学军,帮他拿下了暴风影音。暴风影音在周学军手里已经有几千万了用户,但没有什么收入,冯鑫将暴风影音商业化,实现盈利。在上市之前,暴风集团每年大概能实现5000万元左右收入。

  假设暴风没有上市,冯鑫是不是可以每年享受那几千万元利润,慢慢就这样过自己的小日子?这个假设太过美好,低估了互联网的变化,暴风是个播放器,播放器的门槛太低,很容易被替换,很多互联网公司,想做播放器就做了。

  近两年,关于暴风的消息都是负面的,眼看着他还在挣扎,想做些事情,却越来越远,越来越没有力气,最终被洪流卷走。他曾经以为,上市就是核按钮,可是这个按钮按下去,只是炸了他自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