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细胞形成多少配资:限产政策更趋于科学合理化

  上述钢铁企业环保部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一方面,不投钱改造不行,大的政策环境下必须投,我们别无选择,否则就会被关停;另一方面,如果投了大量的钱,效果没那么快显现,后期由于市场、经营、成本等问题,或是地方落实分类限产政策不到位,多种因素影响下,出现重大风险,那企业将面临更大的困难。”

  刘炳江表示,“我们决不允许把环保水平低、投入少的企业和环保水平高、投入大的企业放在同一个环境中竞争。如果有那样的现象,就是监管工作的失职,是不符合公正监管原则的。我们不仅关心钢铁产能是否过剩,还要关心清洁产能是否足够。如果政府监管不能让环保绩效高的企业多生产、多挣钱,那就不是真正的监管。”

  他说,对不同环保水平的企业实施分类和差别化管理,这是国家环保政策的一个进步。但地方政府在执行和落实过程中,仍面临诸多考验,要切实做到才行,避免环保“一刀切”问题的出现。

  在刘友宾看来,这将有利于促进“良币驱逐劣币”公平竞争环境的形成,以及重点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生态环境部拟按照工艺装备、治理措施、有组织排放限值、无组织控制措施、运输方式等环保绩效水平将企业分为A、B、C三类,分别采取不同重污染预警等级应对措施和力度,提前告知企业,指导企业合理安排生产,在保障公众身体健康的同时,最大程度减少对企业经济活动的影响。

  根据《大气污染防治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应当依据重污染天气的预警等级,及时启动应急预案,根据应急需要可采取责令有关企业停产或者限产等应急措施。为指导各地做好重污染天气应对工作,目前,生态环境部正在制定重污染天气重点行业应急减排措施技术指南。

  今年4月,生态环境部、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下称《意见》),指导钢铁企业开展超低排放改造。这是推动钢企高质量发展的重大举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