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股票配资z贝得来: 辅仁惊“雷”:公司被法院限制消费 子公司失信

  这迅速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7月20日,上交所发布第一次问询函,请辅仁药业核实并说明公司目前货币资金情况,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

  值得注意的是,在随后的回复公告中,辅仁药业方面表示,根据公司财务提供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未受限金额377.87万元。如果2019年一季度报告披露准确,这意味着,辅仁药业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账面资金蒸发了16.89亿元。

  员工欠薪项目停工

  一位16岁便进入开药集团,至今已工作40年的工人告诉记者,由于效益不好,开药集团现在是半停产状态,已经持续半个月之久。“养老保险已经有半年没有交了”。

  近17亿资金蒸发

  “这里去年10月份就停工了,因为发不出工资,现在里面一个工人都没有了。”7月24日,记者来到位于郑州市中牟县,辅仁药业二级子公司郑州远策生物制药有限公司项目建设所在工地,而现在这里仅留有两位门卫看守着。

  前脚刚对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作出回复,辅仁药业后脚再次收到上交所的进一步问询。

  “公司经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进行沟通,因涉及公司多,需要对每一笔往来实质和内容进行客观判断后才能得出结论,上述工作尚需进一步核实。”辅仁药业方面表示。

  不过,随着此次“现金分红风波”,隐藏在辅仁药业背后的资金问题也渐渐露出端倪。

  由于长时间的闲置,现场可以看见大楼的前后均有大面积长满枯草的土地,大楼的一层也已变成临时停车场,以及工人午休小憩的地方。

  “公司一季度末实际资金及至今资金变动与流向情况还需进一步核实,公司将深入自查,待核实后及时公告。”辅仁药业方面表示。

  数据显示,2016~2018年,辅仁药业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46.25天、75.39天、148.19天。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增速显著。

  辅仁药业运营不景气的子公司不仅只有开药集团。

  在2017年,辅仁药业作价78.09亿元,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从辅仁集团等14个交易对方手中,买走了开药集团100%股权,其中辅仁集团持股达48.26%。开药集团也成为辅仁药业目前主要的经营资产。

  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0781.SH,以下简称“辅仁药业”)因无法按时分红被推上风口浪尖。

  记者梳理辅仁药业2019年6月份以来的公告发现,截至7月19日,该公司共13次发布控股股东辅仁集团股份冻结的公告。

  据悉,辅仁药业此次所需现金分红总额约为6271.58万元。而根据辅仁药业2019年一季度报,截至2019年3月31日,辅仁药业尚有货币资金18.16亿元。账上货币资金充裕的情况下,辅仁药业为何拿不出6000万的现金分红?

  7月24日晚23点左右,辅仁药业发布《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公告》,而这距离当日辅仁药业发布对上交所上次问询函的回复还不到3个小时。

  傍晚时分,没有白天烈日的暴晒,开药集团(前身为河南开封制药厂)西区家属楼前的广场上,陆陆续续有前来锻炼的居民。

  公开资料显示,1966年出生的朱文臣为河南鹿邑县人,经济学硕士学位,高级经济师。现为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任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在2012年、2013年胡润富豪榜中,朱文臣曾连续两年成为河南首富。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20日,辅仁药业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对其发出了限制消费令;7月2日,其控股子公司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亦被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7月21日~7月25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先后走访了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郑州市及开封市等多地探寻辅仁药业实际运营情况。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辅仁药业公司注册地有建成车间长时间闲置、总部员工存在欠薪情况,旗下子公司重点项目停工数月等问题。

  此外,从短期借款来看,2016年报告期末,辅仁药业短期借款由2015年的2.14亿元突增至2016年的18.84亿元。此后,辅仁药业短期借款一路攀升,2017~2018年分别为20.3亿元和24.89亿元。

  记者查阅辅仁药业相关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开药集团扣非后净利润为8.33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3.11%;2017年开药集团扣非后净利润为7.52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2.17%,均踩线完成业绩承诺。

  值得一提的是,与现场停工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2018年年报中,辅仁药业将该公司建设项目定为重点项目,建设规模为符合新版 GMP 要求的年产 6000万支冻干粉针剂、2000 万支小容量注射剂、1000 万片片剂、1000 万粒胶囊剂生产能力的生物医药生产车间及公用工程和辅助设施。截至 2018年12月31日,郑州远策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完成投资 17519.30 万元,重点项目实施将为公司增添新的利润增长点。

  据悉,今年5月14日,辅仁药业发布《关于补充披露向关联方提供担保的公告》。根据经办人员提供的情况说明,2018年1月11日,宋河实业委托郑州农业担保公司为其在郑州银行北环路支行的融资借款提供担保,并与郑州农业担保公司签订了《(企业)委托担保合同》,约定朱文臣、辅仁集团、辅仁药业向郑州农业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基于郑州农业担保公司的担保,郑州银行与宋河酒业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合同金额3000万元,借款期限为2018月1月12日至2019年1月4日。上述担保金额占公司2018年末净资产的比例为0.56%。上述担保未经公司内部决策程序,也未及时披露。

  对于辅仁药业资金方面的相关问题,本报记者亦多次致电致函辅仁药业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3月份的时候,药厂没有给我们缴纳医保。后来有退休员工去协商才给我们补交了,原来都是给交的。”一位已退休6年的工人说道,“以前没卖的时候是河南省的前十名,八几年的时候可红火了。卖给他(朱文臣)之后,这几年厂子效益不行。”

  一石激起千层浪。辅仁药业上述回复公告再度引起上交所火速问询。上交所要求辅仁药业说明,一季度末至今,公司账面资金大幅减少的具体情况及原因。鉴于截至目前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持有的公司股权已全部被轮候冻结,上交所同时指出,公司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实际控制人朱文臣应当全面核实是否存在违规占用公司资金、要求公司提供担保等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况。

  事实上,上市公司为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提供担保并非没有先例。

  资金困局显现

  除却子公司重点项目因发不出工资,导致停工数月之久外,辅仁药业总部的员工也存在欠薪情况。

  辅仁药业今年5月份开始陷入财务危机,从其实际控制人朱文臣的境遇也可窥探一二。工商资料显示,2019年5月10日~7月8日,朱文臣先后11次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涉及辅仁集团、辅仁药业、河南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

  辅仁药业的资金问题始于几天前一则关于调整2018年度权益分派的公告。辅仁药业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因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原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相应取消。

  不过,记者注意到,在工地大门上贴有项目的开工申请表,上面已经有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建设单位以及主管部门的签有的“同意”字样,时间是2019年4月16日。“现在都没有钱,开不了工。”门卫说道。

  公开资料显示,辅仁药业集团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以药业、酒业为主导,集研发、生产、经营、投资、管理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2006年,辅仁药业借壳上市,公司主要从事医药制造、研发、批发与零售业务。公司主要产品为化学药、中成药、原料药、生物制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主导产品主要有:注射用头孢曲松钠、注射用头孢哌酮、硫酸阿米卡星注射液、盐酸多西环素(原料药)、复方甘草片、抗病毒口服液、香丹注射液、小儿清热宁颗粒等产品。

  在账面资金大幅减少迅速引起上交所关注的同时,作为辅仁药业最重要的经营资产,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药集团”)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压线完成承诺业绩的真实性也引发上交所问询。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辅仁药业财务费用一栏还发现了存在“银行融资咨询费”“融资租赁利息支出”“贴现息”等费用支出。2018年报告期内,辅仁药业银行融资咨询费为1749.83万元,2017年为2103.86万元。辅仁药业为何会产生高达数千万元的银行融资咨询费仍存疑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