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配资资质:无论是在村淘用户数

  与在公司战略上的坚定不移相比,技术出身的黄峥对数据保持着极度敏感与不安全感。在与第三方合作上始终保持着极度谨慎。在反复调试一年多之后,今年公司才上线了OA系统;公司内部启用号称“全球没人能监控的聊天软件”Telegram,看中的是高度加密和计时器毁灭消息;竞业协议里,几乎所有的电商及关联公司榜上有名。 对黄峥的隐身,拼多多官方的解释是老板天性低调。不过另一种声音认为,黄峥有强烈的自我意识,排斥被安排,不像马云那样具有天然的公众人物属性。

  谈到下沉市场,阿里农村淘宝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无论是在村淘用户数,县域市场增用户数,交易用户数,还是帮助消费者和商家完成的交易GMV,淘宝和拼多多都不在一个水平上。两者之间有数量级的差别。“做实事更重要,”上述人士更表示,“如果有一个上行的业务是一个以PR(公关)为主的业务就没有任何意义。”

  丁道师认为,拼多多的核心挑战还在于管理团队,管理团队能力的成长能不能匹配平台的发展,需要打问号。除了黄峥和背后的高人之外,从拼多多不停地招兵买马来看,人员的配备、高管能力和格局的提升都将是制约其发展的重要因素。

  险滩重重

  没有香槟与掌声,位于上海金虹桥国际中心的拼多多(NASDAQ:PDD)平静度过了上市周年

  达达的表达更为直观,在他看来,拼多多的出发点就是帮助消费者找到他们需要的产品,“如果市场上没有,我们就有责任帮他们造出来”。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此举既能帮拼多多部分洗脱“假货”质疑,更重要的是供应链更多把控在先入场的巨头手里,拼多多要突围只能另辟蹊径。

  上市以后,黄峥几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在获客成本、营销费用持续增加的现状下,资本市场也在考量拼多多的货币化水平(每位用户平均收入×货币化率)。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战略副总David Liu表示平台的货币化才刚刚开始,会非常谨慎地平衡货币化与增长之前的关系。财报数据显示,2018全年拼多多货币化率为2.8%,2019年Q1.该数字为2.9%。不过有分析指出,考虑到GMV的计算方式(未支付、退货、虚拟交易亦统一在内),拼多多实际货币化率要更高。

  不过达达认为,拼多多本身正在变好。用户持续增长,货品的丰富度带来客单量、客单价的增长,“2018年GMV达到4000多亿元,今年的GMV会更夸张一些,涨得更猛”。和上市前相比,拼多多已经不那么喜欢提“五环外”崛起。达达特别提到了“全量用户”的概念,在他看来,现在拼多多的消费者更偏全量用户,拼多多要做的是多方位满足他们的需求。

  黄峥“隐身”

  拼多多显然不想再简单是“9.9元包邮”“拼得多、省得多”的拼多多。上市前后,五环外、客单价低、假货是提及拼多多谈论最多的问题。而上市一年堪称拼多多的“洗白”之旅。

  这种扩张更直接体现在与阿里巴巴、京东更频繁的擦枪走火。据拼多多公开数据,2019一季度对淘宝用户的渗透率已达40.1%。不过作为黄峥的亲密战友,拼多多的联合创始人达达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形容这种感觉是:痛苦、憋屈、如履薄冰。

  用户端最直观的感受是引入更多的品牌和尖货。现在达达接受采访能随意抛出苹果、戴森这样的代表高端消费的品牌做背书。不过据达达透露,“拼多多刚做苹果的时候,是没人买的,来的都是黄牛”,直到某个微博大V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入手了一台,开箱验货原来是真的。达达特别强调,这样扭转认知的事情拼多多没有刻意去推,需要时间去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