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置交易:我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事

  在他们去世以后,我们反思、谴责自己理解够,所以今天我们也会去谴责儿女不理睬我们,我们那个时候也不理睬自己的父母。所以,父母对我们影响到底有多大,很难说。我认为,后天社会的认知、后天的学习影响更大,而不完全是父母的血缘影响大,否则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生儿打地洞”的血统论。

  16、Joe McDonald:您现在已经70多岁了,绝大多数中国的商业领袖在这个年纪已经退休,很多人由于之前企业的成功而受到大家的称颂。您在70多岁的年龄,还卷入到中美贸易科技战中,您的感觉怎么样?毕竟之前已经取得那么大的成功,现在面临这样的冲突,您会怎么度过?

  10月15日,为心声社区发布创始人任正非接受美联社的采访纪要,采访时间为8月20日。

  讲讲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言归正传。

  实体清单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是终端,因为安卓软件在世界上已经有几十亿用户在用,现在限制为终端用谷歌软件,无关国家安全。如果美国还是确定禁止华为使用,我们可能也有备份措施会做出来。毕竟谷歌是非常优秀的公司,我们和谷歌有真诚合作的协议,我们希望继续使用谷歌产品。我们继续用谷歌,其实是撑大了美国技术在全世界的应用范围。

  11、Joe McDonald:华为有很多外籍员工,雇佣了很多比较资深的技术人员和专家,在中国企业中不同寻常。相比全部使用中方员工,使用外方员工带来的优势有哪些?带来的困难和挑战有哪些?

  任正非:调查、澄清都在内,不能听其传闻就乱传,一定要深入调查清楚,做更正。

  任正非:主要是身体太好了,退下来找不到事干,不如给公共关系部打打工,还有一点娱乐的方式。谁让我身体这么好,还是再干一会吧。

  10、Joe McDonald:您刚才提到5G,现在华为5G产品中有多少美国的技术和部件?实体清单这件事多大程度上影响到华为5G产品、5G技术的销售?

  任正非:首先,美国实体清单并没有打击到我们的战略,反而是有帮助的。我们砍掉了一些不重要的边缘产品,把这些力量汇聚到主航道上来做主力产品。过去由于我们控制不住基层对预算的分配,做了一些小产品,现在决心砍掉。在研发组织的改革过程中,我们砍掉了46%的部门,把这些部门的优秀员工都转到主产品线去了,所以我们的主产品会做得更好,而不是更差。你们昨天在展厅看到了我们的产品,如果有机会访问其他公司,也看看他们的产品怎么样,一对比,就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有信心能够领先世界。

  任正非:其实这三十年来华为公司危机不断,不是这个危机,就是那个危机,有些危机甚至严重到危及企业的生命。所以,美国这次危机对我们打击是大的,但也不是非常大。过去我们既没有人才,也没有技术,也没有资金和市场,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下去,那时的危机可能比今天还要大。现在这个危机,毕竟我们已经具有一定规模和能力,我们是有可能克服的,所以我没有感到多么恐怖。

  任正非:首先,不是我给他们信心,而是他们从自己的工作中感知未来我们可能的成功,充满了信心。我们不可能像牧师一样给员工布道,让他们相信我们的故事,而是他们在自己实际工作中看到希望,能给公司作出大贡献。特别是华为受到实体清单打击以后,激发了他们更多的能量,解决问题的能力更强了,所以他们更有信心。

  下为采访全文

  12、Ken Moritsugu:我们昨天听说您喜欢和员工聊天、喝茶、喝咖啡,也鼓励华为员工走出去和其他人喝茶、喝咖啡。目前华为已经是一家很大的公司,您仍然继续这么做。我的问题是,您现在和员工交流时,有没有员工因为美国的压力而对华为的未来感到担心?还是大家都没有感到担心呢?为什么没有感到担心?如果大家在目前的局势下仍然充满信心,您是如何给予员工信心的?

  对我们而言,过去几个月已经证明实体清单不可能让华为死掉,华为公司肯定能继续活下来,而且越活越好。这种情况下,实体清单的目的是不是就达到了?有可能达不到,达不到的后果是中国和其他国家诞生替代产品,替代产品所覆盖的市场,美国产品就进不来了,美国厂家的市场规模会缩小,对它的财务质量会有削弱。我们并不希望挑起对抗,我们还是希望继续购买美国零部件,尽管我们自己能够量产零部件,但我们可以减少生产,大量购买美国零部件,共同为人类繁荣服务。

  这样实体清单打击华为的目的就不能实现。当实体清单出来时,希望华为死掉,结果华为不仅不死,还活得更好,这与它的目的不相吻合。反过来,对我们的朋友们影响更大,因为他们本来几亿、几十亿的向我们供货,突然美国不让他们供货,财务短期会受到很大的损失和影响,因为华尔街还是很重视股票价值。

  任正非:首先,外籍员工必须要具备这个能力;第二,外籍员工必须在华为公司工作25年,从基层一层层升上来,才能了解整个公司的结构。有些西方公司CEO像“走马灯”一样换,换几次,这个公司就没有了。因为这个CEO不了解基层实际情况,以为喝喝红酒、谈谈哲学就能领导公司。

  为什么现在很多西方公司搞不好?因为西方公司董事会是到处选人,选的这个人很厉害,来了到处拿杠杆撬一撬,把产品放大了很多,卖不出去就降低价格,可能就把公司卖死了。

  任正非:从5G到核心网一系列产品,美国已经没有任何影响。

  Joe McDonald:5G产品所有部件都是华为自己做的,还是用的非美国部件?

  我认为,实体清单对美国的损害真真实实比我们大,实体清单应该要取消掉,不应该保留。但我们也认为,取消是不大可能的,华为做好了长期不取消的准备。

  6、Joe McDonald:过去三个月,香港出现了一些抗议活动,这种局势对华为产生了什么影响?毕竟香港和深圳是一海之隔,香港对于华为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商业中心,香港的这些抗议活动对美中关系和华为有何影响?

  我们在海外也在做本地化,中方员工外派到海外,有很多地方不习惯,有一部分工作不需要中方员工,就让当地外籍员工做,一方面成本较低,另一方面也为当地国家提供了就业机会,培养了人才。

  如果美国说“任正非出一点钱,改善一下”,我可以考虑;美国说“5G技术对美国安全有威胁”,我们可以对美国公司完全转让5G技术和生产工艺体系,让美国在5G基础上开发6G,缩短美国的技术发展进程。这些我都愿意做,因为这是牺牲我们自己,不用牺牲中国其他人的利益。否则,将来我走在街上,别人会骂我的。

  如果谷歌的安卓、微软的Windows不能给我们授权,可能会出现替代它们的第三种系统,没有人能肯定第三种系统一定不会胜利,这种情况的发生反而是对美国最有威胁的。

  我们自认为没有安全问题,也还在这方面做努力。华为是从一个小公司发展过来的,软件没有那么科学,希望在下一步软件的科学性上做出更多努力,当然包括网络安全、GDPR隐私保护……,在全网中能够得到贯彻。

  任正非:首先,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相互有冲突,这种冲突刚好是优势互补,因为有了冲突才有生命力。在不同的民族环境中,激活了多样性文化,能够帮助我们的产品领导世界。美国之所以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发达、科技最强大的国家,最大的特点是移民社会,世界上大量优秀人员都到美国去,造就了美国今天的发达。当然,我们还达不到美国这个程度,但还是引入了一些“丙种球蛋白”,可以刺激华为公司人员的思想改变。因此,这些外籍员工进入华为是有好处的。

  我们有些国家代表和产品线主管已经是外籍员工,大量高级专家和Fellow是外籍员工。当然也欢迎你们给我们推荐CEO、董事长人选,可以先派遣到非洲去,到科摩罗岛上去“一人一厨一狗”地锻炼,再到有些地方进行技术锻炼,完全知晓华为业务,将来也有可能上来。

  所以,我们强调领袖在内部选拔,包括3万外籍员工,也在选拔之列。

  任正非:绝对不会。我们在海外设立的一些本地董事会,大部分成员都是当地知名人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