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翻翻配资:獐子岛却没能像逃跑的扇贝一样逃过处罚

  经历长达17个月的调查后,岛却没能像“逃跑的扇贝”一样逃过处罚。

  岛的这份“期中成绩单”着实令人咋舌,而且,背锅的还是扇贝。獐子岛称,2019年上半年,受海洋牧场虾夷扇贝灾害影响,以及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市场环境持续低迷的制约,其运营负荷较重。

  獐子岛的这份“期中成绩单”着实令人咋舌,而且,背锅的还是扇贝。獐子岛称,2019年上半年,受海洋牧场虾夷扇贝灾害影响,以及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市场环境持续低迷的制约,其运营负荷较重。

  上市近13年,“被传扇贝逃跑”“涉嫌财务造假”等负面新闻缠身的獐子岛迎来了至暗时刻。

  十年最差净利,虾夷扇贝减收4成

  獐子岛表示,将逐步实现底播虾夷扇贝规模压缩至60万亩左右,增大生态隔离区设置,降低系统性大规模死亡蔓延等风险。在既有销售虾夷扇贝产品基础上,深化海螺、海参资源养护区和资源增殖区建设。同时,恢复底播鲍鱼资源量,加大海胆、鱼类等资源养护品种的合理养护开发,稳定海洋牧场收益。

  实际上,这不是獐子岛第一次“跑扇贝”。早在2014年10月,獐子岛就因为扇贝存货异常出现了大规模亏损,进而引起了其在2014年12月复盘后的三个跌停。不仅如此,今年2月,央视财经曾报道称,獐子岛早在2012年就出现过价值2600万元的扇贝被内部员工偷盗的事件。岛上居民还透露,“甚至看门的老头都喝茅台”。

  事实上,虾夷扇贝原产地并不是我国,而是1981年由日本引种而来。獐子岛表示,虾夷扇贝引种近40年来,已发展成为当地底播增殖的主要品种。虾夷扇贝是獐子岛的优势产品,养殖面积和产量居业内首位,是其利润的主要贡献产品。

  此外,今年7月10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等原因,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处分,并被罚款60万元。不仅如此,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梁峻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勾荣、孙福君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同时,相应人士也被处以3万至30万元不等的罚款,金额总计284万元。

  海洋牧场遭遇两次重大灾害后,獐子岛不断加大海螺、海参、鲍鱼、海胆等资源的养护开发,加快种与苗作为海洋牧场第二利润中心的建设,填补虾夷扇贝产量下降导致的利润缺口。财报显示,其海胆、海参、鲍鱼的收入均大幅增长,同比分别增长84.18%至1480万元、23.14%至1亿元、19.98%至8608万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