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配资合同:合计2000万元;从万某军处借款400万元;从段某溶以配资名义借款3000万元;以段某溶的部分借款作为本

  2013年4―7月间,欧阳雪初大举买入中青宝。不过,两个人的“蜜月”,很快就迎来终结。李瑞杰在笔录中表示:“后来深交所给我们公司发异动账户自查名单,我发现有大量的湖南账户买入中青宝股票,我很生气,就再也没跟他联系过。”

  在中青宝内幕交易案东窗事发之前,欧阳雪初在资本市场沉寂多年。

  欧阳雪初不仅不用自己的名字开设证券账户或者成立公司,在其职业生涯中颇为重要的通程控股、深圳天晴投资及财富证券,亦很难找到他与这些机构的直接关联。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中青宝十大流通股东数据发现,欧阳雪初在中青宝的操作做到了“隐身”,其涉案的14个账户从未在十大流动股东名单中出现过。倘若不是交易所掌握的大数据,公开信息根本无法追踪到欧阳雪初与中青宝的联系。

  此外,欧阳雪初辩称,检察机关认为欧阳雪初内幕交易的基础事实无法认定,作出不起诉决定。如果行政机关再认定欧阳雪初有内幕交易行为并给予行政处罚,将导致刑事和行政程序对同一事实的评价产生冲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