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牛势配资:内核包含Linux内核、鸿蒙微内核和LiteOS

  所以,华为的策略是去占领新的技术模式,往凝固的安卓、苹果操作系统中注入新的复杂度,把编译器的概念深深带入到日常的生活工作中,传递出这个东西有别于操作系统,而且有很大不同,而且可以独立于操作系统。

  因此,现在科技巨头们正在研发的是新一代操作系统,除了华为,谷歌、苹果也在暗自蓄力,争夺未来技术高地的话语权。

  一开场,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先公布了消费者业务的情况。

  南财快评:

  我们最熟知的操作系统,莫过于谷歌的安卓(Android)、苹果的iOS,微软的Windows,但是当面对新兴终端、工业级终端时,这些操作系统并不能够胜任。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在《5G新机遇60讲》中就谈道,因为谷歌看到4G时代安卓系统越来越明显的缺陷,认为它可能不太适应5G时代的架构,所以需要面向5G万物互联打造全新的操作系统:

  如今,松山湖是手机厂商的制造研发重镇,华为首次如此大规模地进行开发者大会,集中向外展示终端实力。谷歌、苹果的开发者大会每年受行业瞩目。现在华为从底层操作系统到上层应用,再到硬件,也开始打造平台生态圈,早已不是追随者。

  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微内核,余承东一再强调这是操作系统未来的趋势,将从宏内核转向微内核,拥有更强的安全特性和低时延等特点。

  “根据我目前掌握到的信息,谷歌的Fuchsia有两个内核,一个是轻量级的,Little Kernel,主要用于物联网等小型设备,另一个是Magenta,这是从Little Kernel开发出来的,可扩展性更强,能兼容手机PC操作系统的升级系统。最终Fuchsia不仅要连接万物,还会满足手机和电脑设备。显然这是不同的发展阶段,连接物是它的切入点。”

  余承东在采访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记者透露,鸿蒙OS的研发人员在4000-5000人左右。而贸易摩擦的升级,也让华为加大了对鸿蒙的投入,以支持更早发布。

  吕廷杰还表示,相对于谷歌,全产业链设备生产商华为对于5G可能带来的变革,或许有着更深刻的理解。5G是云存储、边缘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实现的必要前提。所以他认为鸿蒙并不是为4G打造的某种备胎,而是一个面向5G的操作系统,而这个操作系统并不是目前手机上的终端操作系统,而是一个网络操作系统。

  按照余承东的说法,随着全场景智慧时代的到来,华为认为需要进一步提升操作系统的跨平台能力,包括支持全场景、跨多设备和平台的能力以及应对低时延、高安全性挑战的能力,因此逐渐形成了鸿蒙OS的雏形。

  华为强调方舟编译器的优秀,这是一种迂回的打法,一种基于技术的商业策略。华为向市场注入复杂度,是为了更好地建立生态,让更多的开发者加入到鸿蒙OS乃至华为整体生态当中。

  从鸿蒙的体系架构上来看,其采用了LiteOS这种RTOS和linux底层混搭的操作系统架构,一方面是为了避免在JAVA生态上和Oracle有知识产权上的竞争,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适配5G所带来的低延时实时互操作场景。鸿蒙是华为体系的一次重要创新,未来会承载很多移动端和物联网的应用场景生态,将构建华为新的核心能力。

  确定时延引擎和高性能IPC技术实现系统天生流畅;

  就好像,安卓开源世界是一个银河系,有诸多版本,谷歌之外还有其他公司在维护,也有社区开发者在维护,华为想要从编译器进入体系占据一席之地,不是重新定义交互,不去开发新的应用,别人的应用用华为的编译器更快,而且“翻译”出来的东西在操作系统上运行效率更高,必然吸引开发者。

  终于来了!鸿蒙OS到底是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