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资资质:比上年同期增长了58.85%

  2018年,陕西证监局在对能源现场检查中发现,能源在2015年至2017年,按照完工百分比法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六十四团年产10万吨金属硅及余热发电项目”(下称“新疆项目”)确认收入的完工进度与项目现场实际情况差异较大。经查,华新能源2017年末合并报表存货余额为15.3亿元,其中新疆项目余额为11.78亿元,占华新能源合并报表存货余额的77%;该项目2017年按完工百分比法确认收入2.82亿元,占华新能源合并报表营业收入的30.6%。

  2019年7月31日,证监会陕西证监局披露了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三板公司西安华新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新能源”,834368.OC)及公司董事长、董事、董秘等高管合计被处罚64万元,处罚原因是华新能源错误披露了定期报告的审计意见以及虚增营业收入、利润。

  造假路径

  上述调查显示,华新能源2016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6.01亿元、虚增营业利润1.84亿元;2017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2.62亿元、虚增营业利润0.8亿元。

  扣除虚增的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后,华新能源2016年和2017年实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96亿元和6.61亿元;营业利润分别为1亿和1.03亿元。

  审计意见“变脸”

  三板市场对企业并无盈利等相关财务指标要求。华新能源这家在国内循环能源领域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工程总承包商,因何财务舞弊,“打造”这宗新三板最大财务造假案?

  华新能源于2018年11月收到的陕西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显示,公司在披露2017年年报时未履行相关审议程序。公司在董事未签署书面确认意见、监事会亦未进行审核并提出书面审核意见的情况下,即于2018年4月26日披露了2017年年报。

  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审计机构出具的三项保留意见中其中一项涉及到新疆项目。该审计机构表示,华新能源按账面已投入工程成本及项目预算数计算出的完工进度99%确认收入,截至2017年12月31日累计确认收入合计22.17亿元,2017年度当期确认收入2.82亿元。由于我们无法前往现场进行察看,对工程的完工程度无法进行准确判定及核实,从而不能判断该项目确认的收入和成本的准确性。

  挂牌之初,华新能源的业绩表现抢眼。2015年年报显示,公司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1.35万元,同比增长42.37%;实现营业利润2.42亿元,同比增长了57.94%;实现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58.85%。

  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是上市公司常用的财务舞弊手段。陕西证监局调查发现,新疆项目2017年底因相关环境评估未批复而停工,截至调查结束日仍处于停工状态。新疆项目实际完工进度未达到98.95%,华新能源对上述项目2016、2017年完工进度及收入、成本确认存在差错,导致公司2016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6.01亿元、虚增营业利润1.84亿元,虚增金额分别占当期披露金额的50.25%、64.79%;2017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2.62亿元、虚增营业利润0.8亿元,虚增金额分别占当期披露金额的28.39%、43.72%。

  对于新疆项目目前的完工进度具体达到何种程度,华新能源董秘汪博勋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新疆项目位于中哈边境,路途较远,这边办公室部门的人也很少去,现在也不太清楚是否是复工以及具体的完工进度。”

  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华新能源并非首次存在违法违规的行为。

  历时近一年调查,新三板最大财务造假案水落石出。

  陕西证监局调查还发现,华新能源财务负责人王琪瑞在未获取正式审计报告、未核实保留意见的情况下,将通过QQ方式从现场审计人员周某处获悉的审计报告意见类型及审计报告文号告知董秘汪博勋,由汪博勋告知券商予以披露。王琪瑞对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审计意见类型披露错误,且未披露相关保留事项负有直接责任。

  历时近一年,调查结果终于水落石出。陕西证监局于2019年7月31日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5年5月,华新能源及子公司新环能源与新疆可克达拉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可克达拉公司”)签署《霍尔果斯循环经济一体化产业园及余热综合利用项目工程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合同(EPC)》、《霍尔果斯循环经济一体化产业园及余热综合利用项目(一期)工程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合同(EPC)》(下称“新疆项目”)。该项目的合同金额合计22.72亿元。新疆项目于2015年5月开工建设。2015年12月,新疆道建能源有限公司(下称“道建公司”)成立,华新能源及新环能源与道建公司重新签订合同,新疆项目发包主体更换为道建公司。借此,道建公司成为华新能源的核心客户。华新能源2015年报显示,公司前五大客户中,道建公司一家就贡献了7.79亿元的销售额,占华新能源该年68.69%的年度销售额。

  今年1月19日,证监会披露新三板市场稽查执法情况显示,2016年以来,证监会稽查部门受理新三板市场各类违法违规有效线索51件,组织调查42件,调查启动率82%;依法立案33起,立案率79%。这些案件显示的特点之一是财务造假隐患大。统计显示,有的挂牌企业通过虚开增值税发票、伪造金融票证人为制造收入相关的经济利益持续流入假象,虚增利润1.5亿元。有的通过费用违规资本化少计成本,通过关联交易多计收入,虚增利润1.3亿元。

  陕西证监局认为,华新能源股票交易规模较小,2016年年度报告至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期间未发生增发、配股等重大事项,违法行为对投资者和市场造成的危害程度较轻。

  而华新能源2017年报显示,新疆项目建造合同采用完工百分比法确认收入,合同完工进度按累计实际发生的合同成本占合同预计总成本的比例确定。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按账面已投入工程成本及项目预算数计算出新疆项目完工进度为98.95%,并据此确认收入、成本。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在通报新三板市场稽查执法情况时透露,下一步,证监会一方面将继续积极推动新三板市场监管条例出台,增加新三板市场制度供给,另一方面,将持续加大稽查执法力度,对专门领域的违法乱象集中打击,切实维护市场秩序和投资者权益。

  此前,新三板企业山东新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曾因虚增主营收入合计逾7亿元,时任实控人陈思被证监会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的重罚,为新三板首例。该公司因未能按照规定时间披露2017年年报,于2019年5月17日起被强制摘牌。

  西安华同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合伙企业因股权投资争议申请了财产保全,4月21日起,华新能源控股股东新余昊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1.45亿股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41.23%。除此之外还冻结了控股股东及华新能源多个银行账户中银行存款3732.40万元。然而,直到7月4日,华新能源才补发控股股东股权被司法冻结的公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