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米网配资利息:这些都会影响消费的增速

  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俏彬看来,整个上半年的经济运行情况表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预测,如果没有新的政策刺激的话,三季度经济增速可能会进一步的下行。

  在冯俏彬看来,年中政治局会议对财政货币政策的描述年初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定调基本一致,仍旧保持了一种逆周期调整的取向,意味着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态势仍旧没有从根本上改观。

  滕泰还提及了股市的作用,“中国股市的长期下跌对消费的影响也非常大的,1.4亿的股民背后是差不多4.5亿人口,股市的持续下跌消灭了大量的财富,造成财产性收入减少,成为消费增速放缓的重要原因。未来提振股市信心、科创板的开创、走出熊市,以及资本市场的深化改革,也会消费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腾泰表示。

  在中国人民大学首都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张杰看来,其中包括一些外部原因,诸如贸易摩擦对于制造业预期的影响,但更多的还是内部的原因:一方面是制造业的利润较低,难以凭借自身利润进行投资,而其融资难的问题还尚未最终解决,因此影响了投资;第二方面,制造业人才聚集效应较弱,诸如金融等行业的虹吸效应让制造业面临人才的紧缺,而产业升级和新兴产业投资又极大的依赖于人才;第三方面,产业政策倾斜于头部企业,而颇具创新能力的中小企业却难以被覆盖。

  其中一些问题来自于短期因素的困扰,而更多的则是一些长期结构性问题积累的结果,这意味着对它们的解决将会带来一系列的改革和调整,短期政策和长期政策最终会在这里交汇。

  “要继续扩大消费,很难再走以前的老路了。提高居民收入才是根本。今年1-6月,居民可支配收入尽管是提高的,但这主要是个税的起征点调高带来的,如果剔掉这个因素,实际上收入本身增速也在放缓。因此,如何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改革话题,要发展壮大、培育中等收入群体,这才是中国社会消费持续增长的根本。”滕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在冯俏彬看来,尽管年初的专项债、减税、赤字率的目标已经确定,但是在从资金准备到项目落地,是有一个时滞的。下半年,政府主导的投资项目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快落地速度。

  从官方发布政治局会议内容来看,宏观政策的表述与年初定调基本一致,核心在于定于“逆周期”。一贯躲在“积极”一词背后的财政政策被预测将会“提力增效”,这意味着财政主导的项目落地政府主导的投资项目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快速度;货币政策则重提了对于流动性的关注,这意味着更多结构性问题需要解决。

  在冯俏彬看来,这些补短板工程均有带有一定政府投资的属性,将会是下半年财政投资的重点方向。

  在投资方面,会议提出要实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城市停车场、城乡冷链物流设施建设等补短板工程,加快推进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在张杰看来,稳定制造业投资涉及一系列复杂的原因,因此也需要整个政策体系的配合,特别是诸如供给侧改革在内的长期政策,并不仅仅是短期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就可以立杆见影的。张杰说,“总体而言,稳定制造业投资将会是一个长期政策和短期政策的交汇点。”

  值得关注的是,在2019年诸如PMI、工业利润等指标均出现了一定的波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2.4%;制造业PMI指数自3月开始出现下滑迹象,5、6、7三个月连续低于枯荣线下方,7月略微上浮。

  一位接近货币政策机构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是央行提及多次的政策目标,在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也有提及,不过在一季度经济好于预期,暂未提及;二季度又出现下行压力,所以再次提及。

  在该人士看来,目前的宏观货币政策整体已经趋于稳定,政策重点在于如何帮助实体企业融资,打通疏通货币传导机制。央行近年已经在努力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很多整个传导环节并不完全是货币政策机构能够控制的,比如货币市场利率如何传导至企业贷款利率?影响因素很多。

  本次年中政治局会议对财政政策的描述为“要实施好积极的财政政策,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继续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

  在本次年中会议上,出现了一个新的提法即“稳定制造业投资”,其背景在于过去的半年时间中,中国制造业投资增速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