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配资开户:甚至这两个字还不曾出现在中国证券市场

  近日,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与瑞华争抢IPO项目曾引起市场广泛关注。7月23日,一份盖有立信公章的《提醒函》在市场上流出,由于该公司A股IPO审计服务项目招标中,第一中标候选人为瑞华,该函件发出警示,由于康得新事件瑞华已经被证监会立案,随时可能面临严厉处罚,提醒招标公司慎重考虑!

  既有项目受影响外,瑞华在新项目的开拓上也遇到了障碍。

  而在2013年5月证监会正式下达处罚禁令之前,鹏城所上演“金蝉脱壳”,并入了国富浩华和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但其合伙人及执业会计师团队并未解散,原鹏城所已经完成了合并。

  深圳鹏城,这个在9年前深圳市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其所被更多人熟知是因为绿大地造假上市,鹏城所便是其审计机构。在上市公司数量并不多的2012年,鹏城所的服务的上市公司已经近百家。

  情况已经呈现了新的变化,在瑞华的官网上,最醒目的位置推送了这样一条新闻:瑞华客户新梅置业重大资产重组申请获证监会审核通过。而就在8月2日晚间,新北洋发布公告称,近日被中止的可转换公司债券发行申请获得了证监会通过,其审计机构就是瑞华。

  但瑞华处境的另外一面,是让证券市场的违法成本问题再度被重视起来。可以预见的是,这一现象将会发生改变。在近期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新闻发言人曾表示,中介机构未勤勉尽责追究不到位等问题客观存在,证监会正在会同有关方面,推动尽快修改完善《证券法》《刑法》有关规定,拟对发行人、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信息披露虚假,和会计师事务所、保荐人等中介机构未勤勉尽责等证券违法行为,大幅提高刑期上限和罚款、罚金数额标准,强化民事损害赔偿责任,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切实提高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许峰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旦证监会在立案调查后发现瑞华存在问题,根据现行有效的证券法,瑞华有可能会被处违规收入的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如果其2015年到2018年四年的审计报告都有问题,最终的罚款可能在4000万元左右,没收收入可能在800万元左右。

  对于目前可能被“分流”的客户,上述合伙人称,“已经被‘中止’的企业需要瑞华所其他项目组再出一个独立的复核这个项目审计报告。但是如果有的企业想更换会计师事务所,也没办法阻止。”

  “当时对鹏城所的项目也有顾虑。”一位接近瑞华的从业人士表示,鹏城所上市项目有100多家,加入瑞华被砍掉一大半。当时瑞华进行了严格的风险评估,派了不少人去深圳那边一家一家查,现在鹏城所的剩余项目还有30家左右。该人士还表示,瑞华风控比较严格,每年会拒绝掉很多项目,在做项目风险评估时,如果有管理层不诚信的情况会拒绝掉。

  也正是在2016年,百强信息榜中,瑞华处罚和惩戒指标应减分值被扣掉了10分。这一年,亦成了瑞华发展之路的分水岭,自此,瑞华在逐梦比肩四大的路上越走越远。

  瑞华何处去

  中注协数据显示,瑞华2018年业务收入排名位列第6.官网显示,瑞华现有从业人员9000多名、注册会计师2500多名、合伙人360多名。

  自2011年起,中注协每年会披露两到三次执业质量检查通告,在翻阅多份检查通告后,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合伙人治理机制不健全、总分所一体化管理不到位等问题,质量控制体系设计不适当,不正当低价竞争、承接业务数量与事务所人力资源、规模明显不匹配成为不合规现象的集中体现。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院长李曙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介机构本身也有很多问题,处罚上建议重一点,像安然事件的处理情况可能不太现实。”

  对于瑞华来说,处境并不乐观,除既有项目受到影响外,一些上市公司在投资者的追问下开始急于撇清关系,甚至更换会计师事务所。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昔日本土会计师事务所航母,正面临成立以来最大的公信力危机。

  “从对四大望尘莫及,到后来望其项背,再到现在在某些领域并肩而立,本土所的发展是很快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从业人士表示,但在一些关键领域,本土所的竞争力仍然有待提高,例如现在国有大行还是不愿意与本土所合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