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出问题股票跌停6:其标定35kW的电池容量

  为何电气化大潮来临之时,BBA的行动整体显得迟缓?

  此外,为了电动领域拉近和领头羊特斯拉的差距,已经传出奔驰、宝马两家共同研发纯电平台,降本提速的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蔚来ES6创世版的售价仅为49.8万元,即使换装84kWh大容量电池也只有52.8万元。e-tron最低配的版本起售价高达70万元。

  除此以外,长安、北汽、上汽等企业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新能源车。北汽和长安甚至表示,将在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燃油车,全押宝新能源。同时,国内众多造车新势也以近乎每年一次的速度迭代自身的产品,力图在传统车企全面进入新能源领域之前站稳脚跟。

  在电动车领域,宝马可谓“起了大早,赶了晚集”。

  “传统跨国车企大部分在2015年才成立了电动汽车部门,当时也没有认真投入,直到2017年才开始进行研发,相比起国内车企,至少晚了2年。”在一次采访中,某造车新势力的高管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今年7月初,宝马史上最年轻的CEO哈罗尔德·科鲁格突然宣布,将不再谋求连任,并在8月份卸任,这距离他2015年出任宝马CEO仅4年时间。在他上任之初,宝马董事会曾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成为宝马未来10年的支柱。

  业内普遍认为,宝马近年向电动化转型失败是导致科鲁格下台的主要原因之一。

  同时,国内各大造车新势力也已经纷纷进入了交付节奏,一款又一款的新能源产品不断亮相。

  相比BBA,自主车企在新能源领域已经有了相当的积累。以国内新能源车企“老大”比亚迪为例,比亚迪CEO王传福在2003年收购了秦川汽车,随后在2006年成功研发了第一款搭载磷酸铁锂电池的F3e电动汽车。

  宝马集团公布的2019半年销量显示,宝马电动汽车6月份销量下滑15.4%,1月至6月总计销售59593辆,同比下滑1.8%。

  在经过了10多年的发展之后,比亚迪推出了唐DM,彼时,大众集团前CEO马蒂亚斯·穆勒和大众中国区总裁海兹曼在试驾唐DM时,还因为超速上了微博热搜。

  “新产品几乎毫无竞争力,也许在一线城市有粉丝会为此买单,但不会卖的好。”面对这款新车,一位宝马4S店的总监向《国际金融报》做出了这样的推测,他甚至还毫不客气地称呼电动MINI是“交智商税的大玩具”。

  上述高管还认为:“目前传统跨国车企在国内推出的第一代产品大部分为‘试水’之作,第二代产品才会有竞争力。”

  而被厂商称道的“电动MINI百公里加速仅需要7.3秒”,的确优于同级别燃油车。但是相比起其他电动车,却谈不上任何优势。两年前上市的同级别纯电车雪佛兰Bolt几乎在各个领域都远超前者。

  BBA集体掉队

  早在2011年,宝马就发布了电动化“i”品牌,并且在2013年推出了i3电动车,这比奥迪和奔驰早了近4年。但是,科鲁格在2015年战胜竞争对手赫伯特·迪斯,登上CEO宝座之后,宝马的电动化在3年之内不仅被特斯拉远远的甩开,同时也落后于奥迪和奔驰。

  事实上,从电池容量来看,电动MINI确实品相一般。其标定35kW的电池容量,在更加接近实际的EPA续航测定下,235公里续航极有可能缩水至200公里以内;电池组最高50kW的快充能力只有目前主流100kW左右快充的一半,而在各家新能源车企将目标定在200kW的快充时,电动MINI显得更加尴尬。

  近日,宝马终于推出了旗下第二款纯电车———小车MINI Cooper SE,起售价3.5万美元(约24万元人民币),标称的WLTP续航里程只有约235公里,预计在2020年3月开始交付。

  对此,恩智浦大中华区汽车电子业务总监刘芳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实际上国内的很多传统汽车厂在电气化、自动驾驶等领域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和创新,只是出于谨慎的策略,目前还没有落地。但是随着大众观念的逐渐改变,传统车厂在该领域有“厚积薄发”的可能,中国汽车产业在未来的数年中将非常“有看头”。

  宝马失先机

  国内各大造车新势力也已经纷纷进入了交付节奏,一款又一款的新能源产品不断亮相。相比之下,以宝马、奔驰、奥迪为首的传统“豪强”却显得“步履蹒跚”。

  相比之下,奥迪和奔驰至少在“大车”领域,都有“拿得出手”的车型。

  另外一方面,就在宝马“换帅”,明确要求在2023年实现25款电动车上市的目标之时,宝马内部依然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今年6月,宝马集团执行董事兼成员克劳斯·弗罗里希在接受采访直接声称,消费者对于电动汽车没那么大的需求,有需求的只是政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