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配资利息:外资评级入华再松绑悬疑三大巨头进场是冲刷泡沫 还是会入乡随

  破局关键点或在垃圾债

  评级业开放进行时

  对此,一位评级业人士点评称,自2018年以来,中国债市监管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努力降低监管分割所带来的不便,“此次明确可以进入银行间、交易所市场,而之前则是进入银行间,监管释放的信号是牌照监管统一化,以后有主体进来,应该就是两个市场都可以评”。

  据业界总结,导致评级虚高的主要驱动有三:一是评级技术落后;二是发行人付费制度驱动下“级别竞争”严重;三是部分行业主管部门及部分市场监管机构设置了投资的级别门槛。

  外资评级机构在中国债市展业的便利度,又提高了一些。

  “在现有状态下,不一定能打破这个僵局。出于竞争考虑,三大(国际评级公司)也有可能入乡随俗。”7月22日,一位评级业资深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评级泡沫僵局的破解之道,“很可能来自高收益债市场的建立”。

  今年1月,标普的全资子公司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正式获得银行间市场评级牌照;7月11日,标普信评的首单评级报告出炉:评定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为AAA,展望稳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